西蓝蓝蓝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步一步往前爬。
很偶尔发发牢骚,48小时内会删。
喜欢的都会看,喜欢的都可能写。
杂食。

【TVD同人】Golden Cage, Chap.1(中长篇,剧情向,主CP:Kalijah)

〖Chap.1 第一章〗Starting Again

 

    这已经是Katherine Pierce只身游荡在神秘瀑布镇郊外的第三个月了。

    被Elena Gilbert那个小贱人灌下解药,变成人类的第三个月。

    没换过第三套衣服,没做过美甲和SPA的第三个月。

    Katherine Pierce绝不会整整三个月不买新衣不做美甲和SPA!

    她含糊地咒骂着,手脚并用翻入围墙,警惕地左右看了看后又裹紧外套理好帽子。连帽衫自带的深色帽子妥帖地遮掩住了快要结块的长发——长发上本该完美的大卷也因为这几天的风吹雨淋而变得杂乱暗淡。

    四下无人,她轻车熟路地走向这座白色宅邸的门廊,试图沿着门廊边上的柱子向上攀进开着窗的阳台,却忘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一个渺小、多病、饥饿、不会爬柱子的人类。

    “该死的!”Katherine Pierce眼珠一转,踢着脚下的石子绕到后院,一路上还时不时捡起几块大一些的石头掂量掂量。最后她站定在连着厨房的后门面前,对着这扇木制镶玻璃窗的白色小门得意一笑,甩出了手中的石头。

    看来这一家子混蛋没有往屋子里装报警器,很好。她满意地用身上那件从打折商店里偷来的廉价外套蹭掉手中的尘土,踩着一地玻璃碎屑走进了这间大而空旷到可开小型派对的厨房。双门冰箱尚未拔掉的插头和冰箱中还算新鲜的猪排三明治、海鲜披萨、巧克力口味冰淇淋还有冰镇啤酒都让她很是餍足。

    暑假接近尾声,小贱人Elena Gilbert仍然在把她完美的毕业时光完全浪费在与Salvatore哥哥的鬼混中;Matt Donovan在假期一开始就翘了酒吧的班与始祖妹妹跑去了欧洲——四分卫小子是该出去见见世面了,只是Katherine还是搞不懂Rebekah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将同一件格子衬衫从春天穿到秋天的男孩,也许是因为他的蓝眼睛吧,不过前几天她从镇上议论的人口中听说Matt和Rebekah已在归程,看来是玩够了。她舔着手指想,顺便开心地捧着冰淇淋桶顺着流理台滑坐到厨房地板上。Caroline Forbes,那个叽叽喳喳的金发吸血鬼竟然从头到尾都在忙大学入学和宿舍装修的事情,Katherine觉得这些事情明明只要控制几个小跟班去完成就好了,为什么Caroline一定要自己来呢,难道她忘了吸血鬼可以控制人类吗?还有Stefan Salvatore,想到他Katherine还是有点生气,她变回人类后,Stefan帮助她、收容她本该是理所应当的事,可自从暑假一开始他就不知所踪。

    一边躲避“追缉Katherine Pierce the Bitch”这项Elena和Damon几乎每次翻云覆雨后都会一时兴起要做的放松活动,一边在郊区以Elena Gilbert的身份找几份零工填饱肚子,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每份零工她都做不长久。几个月下来她摔了三十八个碟子,十次在老板面前爆粗,四次试图用叉子刺穿顾客的喉咙,她当了送奶工却骑不好车将牛奶瓶砸了一地,她当了超市店员却没忍住在偷了一套廉价衣服后罢工逃走……她吃不饱穿不暖睡不香丢了四份工作才捱过了这几个月。直到今天她才想起这座也许能容纳她吃几顿饭睡个安稳觉的庄园——她相信是变成人类限制了她的思维,要是她在第一天就想到这个地方,就不用遭那么多该死的罪了。

    Elijah Mikaelson做的最后一件好事大概就是在去新奥尔良之前没有把他家冰箱里这些人类能吃的食物扔掉。Katherine Pierce咽下一大口猪排,恨恨地想到。

 

    “事情不太对,”Shannon Campbell往Hayley微微鼓起的腹部放上几张纸巾,看到Hayley和随行女巫Agnes皱起的眉,她连忙抬起双手安抚道,“是这样的,B超显示胎儿一切正常,问题在于胎儿与母体的关系上。这个宝宝的心跳与母亲的——也就是Hayley的——心跳重合了。不,我是说,两个心跳完全一致……更准确地说,这感觉像是我只能感受到一种心跳。从医学角度上来讲,我们可以相信这是一种巧合……但这仍然过于巧合了。更何况你们要知道,胎儿的心率本不该和成人一样。”

    这位三个月来一直在河口的诊所为Hayley Marshall进行孕检的女大夫推推眼镜,盯着面前的两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看着Campbell医生的眼神,Hayley不自觉地感到脊背发凉。她小心地掩饰起自己不安的情绪,略显僵硬地笑笑说:“我宁愿相信这是因为这个神奇宝宝和我之间有某种母婴感应。”

    Campbell医生耸耸肩转向Agnes,有意忽略了这位扶着肚子的棕发女人语气中的几分嘲讽几分疑惑。后者的眼神像是在指责她作为医生却无法给她们一个确切的诊断结果。

    但是屋里的每个人都并没有指望在新奥尔良,在Hayley Marshall这个怀着混血始祖Klaus Mikaelson之子的狼女的腹中,会发生任何寻常的事情。

    “走吧,我们得回去把这事告诉Sophie。有时候你还是得承认,自然与魔法的力量是现代科学所无法匹敌的。”Agnes说着掏出车钥匙。

 

    Elijah Mikaelson赶到城郊墓地时,Sophie Deveraux正带领一众女巫在Hayley周围手牵手围成一圈吟唱完毕。Sophie睁开了眼,女巫们随之停下四散开来,Hayley却皱起了眉:“这里是法语区,对吗?”

    “对。怎么了?”Sophie头也不抬地答。

    “这里是法语区,是Marcel的地盘,你们在这里使用魔法,是会被他发现的。”

    “如今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们对这个神奇宝宝的任何动静一探究竟。而且你知道的,我的命和你还有你的宝宝的命拴在一起,而现在你的宝宝出了问题……我们用魔法给它做出诊断,如果我们因此遇到危险,相信始祖家族会保住我们。”Sophie说着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Elijah。

    “那么,有人愿意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我听说Niklaus的孩子出了一点问题。”接收到Sophie的眼神,Elijah以淡笑作答,接着问道。

    “Campbell医生给孩子的诊断让我们很担心。通过刚刚的诊断法术,我们可以证实,那确实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一个麻烦。”Agnes接过话头。

    “那到底是什么?这个麻烦是什么?”Hayley如往常一样皱着眉,不满地插话。

    “这是一个征兆,Hayley腹中的宝宝本就不是普通宝宝,它也许是巫师、狼人与吸血鬼血统混合的生命体。它具有的强大力量正在缓慢地与母体力量结合和交换,现在这一过程处于初始阶段,才刚刚以不正常的心跳体现出来。我们早该想到的,胎儿与母体交换物质本就是正常的事情,只是到了Hayley和她的孩子这里并不全是一件好事……这个孩子本身太强大了。”Sophie板起了脸严肃地解释。

    “那会怎么样?”

    “力量这种东西不受控制地通过精血在孩子与母亲之间来回传导,可以预见,最终会很难分离,或者说不能分离。因为一旦分离了,”Sophie环视一圈关注着她的人,“就很可能会因为分离之时力量的分配不均导致母亲和孩子中的一方力量太弱而死,而另一方力量太强而死。当然了,生命和你们捆绑在一起的我,也必然难逃一死。”

    Hayley朝半空中一翻眼皮,恼怒地说:“所以在这个孩子出生的那一刻,我和它都得死。恭喜,你们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了。”说罢抿着嘴敌视着Sophie。

    一直在皱眉的Elijah这才开口:“如果你想要我和我的弟弟保护女巫一族不再受Marcel的限制和威胁,Sophie Deveraux,你们就应该已经想好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是的。解决超自然问题,无非就是使用超自然方法。Hayley,你要做好你的产床不在产房里,而是在祭坛上的准备了。”Agnes说着将刚才Sabine找出的Deveraux家族魔法书递给Sophie,眼神却一直停留在魔法书封面上,似乎是忙着寻找咒语样子,实际上只是在躲避Elijah慑人的视线和步步紧逼的言语。

    Sophie接过魔法书,翻找着说道:“生产之时的一场仪式不可避免,随之而来的风险与不确定性也不可避免。但是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找到了,在这里,力量交换仪式,行使此仪式的巫师能够短暂地获得大自然赐予的能量,在短时间内掌握生命体之间的力量交换,控制力量的流动速率和多少……”Sophie眯着眼仔细辨认书上的拉丁文,“祭品:代表初生生命的清晨未沾地之朝露、象征力量的狼人变身后的獠牙还有……哦,不,看来事情要变得复杂了。”

    Sophie抬起头,瞪大眼睛看向这里活得最长久也最为见多识广的唯一一位吸血鬼始祖:“还有这种据我所知极难对付的超自然生物——喻示复活与重生的,人类二重身的血。”

    “什么?”Hayley Marshall率先叫了起来。

 

    两天以来Klaus都没有出过门,除了吃饭、睡觉、出言讽刺他孩子的母亲和他的哥哥以及在每天固定时间被Elijah强迫着接听Rebekah的视频电话外,剩余的常规活动便是呆在自己的书房里作画。

    新奥尔良还在他的前养子,Marcel Gerard的掌控之中。 Marcel拒绝将他统治了近一百年的新奥尔良还给Mikaelson家族,Klaus预想中本该很快发生的新奥尔良超自然生物大战却迟迟没有爆发,一切都仿佛一袭看似华丽实则廉价的黑色礼服掉入了一盆温水,衣服在缓慢褪色,好像随时会暴露它的本来面目,而盆中的水也在悄然变黑。偶尔会有一些超自然生物派对,几次酒吧会面,一切都处于表面温润的拉锯状态下。

    他把波本酒放回画板边上的小桌,重又拿起画笔。画中女子的礼帽之下藏着一头金发,她正迎着朝阳大笑着,甚至笑得弓起了背。她身下那匹白马如此俊美。

    来到新奥尔良,得知Hayley怀孕的那天,他在Caroline的电话里留下的那通留言永远算数。至于后来的毕业礼物,他也放缓了自己的那份执着,是送给她飞往新奥尔良的头等舱单程机票,或是一个大红包一个迷你冰箱,还是送给她赦免Tyler回家的权力,都只要她喜欢就好。他不缺可以用来等她的一年、十年或一个世纪,而她也不缺走完这个地球再来到他身边的时间。

    Caroline Forbes不需要从神秘瀑布镇一路西行赶到新奥尔良。相反,Klaus更愿意在许久之后,看着Caroline站在他身边笑着告诉他,她走遍了巴黎、东京,她沿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遍了整个世界,现在她想来看看新奥尔良的艺术与文化,如果这里的烤翅合她心意的话,也许她便不走了。

    他笑着拿起手机查看刚刚收到的短信。

    “我会在两天内到达新奥尔良,你最好谢谢Elijah的倾情相劝并且替我收拾好我以前的房间。被套要用米白色,我最近喜欢它。”

    Bekah。Klaus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第一章完==


评论
热度 ( 9 )

© 西蓝蓝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