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蓝蓝蓝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步一步往前爬。
很偶尔发发牢骚,48小时内会删。
喜欢的都会看,喜欢的都可能写。
杂食。

【角色死亡问卷NO.1】赤井秀一:英雄电影

Author's Note:

    角色死亡问卷其实是给画手的系列命题。我会按照问卷里的命题一篇篇来写。

    命题一: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死法。最普通也最宿命的因公殉职←_←

    背景略架空。


                                                     英雄电影


    谈恋爱的时候,赤井秀一的女朋友总喜欢拉着他看一些英雄电影。她是个能干的人,极少需要赤井秀一的特殊保护和照顾,分离时不会抱怨,被欺瞒时很少流泪,她总是安安静静的也总是大大咧咧的。她是个勇敢帅气的小姑娘。

    赤井秀一永远不会忘记她对着所有人展开的那种笑颜。不像他交往过的其他女孩们,那笑容不似温和如水的纯真,不似静婉如兰的明快。她的笑是她自己的样子,是她细细密密地眯了眼,笑得比灿烂还要灿烂的样子。

    美国的那些英雄电影啊,拍得多了也难免趋于程式化。电影主角们——也许是狙击手,也许是突击队员,也许是外派特工——总是该伤的伤,该亡的亡,该在结局时肃立在兄弟们的墓前的便会在结局时肃立在兄弟们的墓前,有家属的殉职军人通常还会留下一个未婚妻以及一个遗腹子什么的,歌颂点儿个人英雄主义,赚取一些眼泪。

    “为什么喜欢看这样的电影?”赤井秀一问过他的女朋友。一般来讲,作为探员的他们也许会对这类电影毫无兴趣。即使是作为FBI文员而非战地探员的她,也应该了解这一行,了解这一行的痛和泪,以至于业外人士拍的电影在他们眼里就如过家家。

    “因为看多了,可能就会觉得死亡不痛了。”

    彼时的她窝在沙发里,眼神有些空洞地盯着屏幕上的海豹队员们轮流在队长的灵柩上钉上勋章——把它摆好,握拳砸下,金色的勋章便固定在了黑色的棺木之上。十几位队员重复动作,她其实看不厌。

    “然后呢?”

    “然后……好像还是会痛。”她慢慢转头看他一眼。

    “你知道这些英雄电影都拍不出真实的情况。”

    “是的,我知道……我父亲的殉职就不是这样。”她的父亲连衣冠冢都不曾有过,她的父亲最后只是刻在总部大楼那面“纪念殉职探员墙”上的一个名字而已。即使他的名字列于高官那一栏上,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她的侧脸仅被屏幕散发的荧光照亮,脸的弧度漠然而随和。

    赤井秀一不着痕迹地扭头看她,若有所思。

 

    确定自己被困在火场毫无退路之后,赤井秀一卸下了全身重量“嘭”地倚在墙上。现在除了队友们带领灭火队员及时赶来救援,即使是他赤井秀一也已经别无他法。

    所以,五分钟,你们能赶到吗?

    他喘着粗气沿着墙面滑坐到地上,一个简单的动作耗费了他几十秒的时间,稍微挪动一下身子都是钻心的痛。无论结局如何,他相信他的队友;无论结局如何,他也没有立场责怪他的队友。

    四分钟,他的眼前走马灯似的悠悠晃过一些过往。快乐的,平淡的,劳累的,糜烂的,他珍惜的,和他从未开口说过有多珍惜的画面,全是他和他的战友,全是他和她。

    三分钟,他还是用尽力气举起左手捂住了肺部,那个他竭力忽略的枪伤。他能感觉到那颗子弹仍然堵在肺部,随着呼吸起伏而在他的体内摩擦、抵抗、发热。该死的,兴许贯穿伤反而会比现在这样更好些?

    两分钟,他在耳机里听到了女友的声音。她哽咽地快速说着什么,好像在说她也要来,说赤井秀一你一定要撑住,还有一些杂音,是一群男人快速组装枪械和灭火器械的声音。他依然分得清那有些拖沓的上膛声是托尼,背上枪时总要发出一声闷哼的是卡特。

    一分钟,伴随着冲天的叫嚷声,火墙的那一边终于飘来了水珠,赤井秀一抬手想要接住一些液体来安抚自己火辣辣的伤口,最终还是失败了。他仿佛听到救援人员的叫喊,还有看到他枪伤时的惊讶——为什么没有把通报给他们?枪伤的抢救器材不齐全怎么办?

    他在心里苦笑着,白痴,他早就发不出声音了好吗。

    接下来的好长时间,他感受不到周遭的一切。黑暗,黑暗,还是黑暗。直到最后他终于感觉到女朋友像只离了群的小猫找到了唯一的依靠一般伏在他身边,一小串一小串温热的眼泪洒在他染血的前襟上。

    微微睁开眼看到她的脖子上还挂着幕后指挥用的耳机,他颤巍巍地想笑,最终却只从喉咙和胸腔里发出痛苦的轰鸣。身边的女人猛然抬起头靠近他,赤井秀一模糊的视线里却再也看不清她的眉眼。

    她小心地伏在赤井身边,手抚摸着他的胸膛呜咽着:“嘘——那样的电影看多了,就会觉得一切都不痛了。”

 

    “你知道这些英雄电影都拍不出真实的情况。”

    “是的,我知道……我父亲的殉职就不是这样。他突然地被害死,根本找不到尸骸。”

    “赤井秀一,这太不公平了。”

    “英雄电影中的战友之爱是真的,爱国情怀是真的,军官国葬有时也是真的……可是对于殉职者这样高的尊敬,往往是假的。”

    “我来到FBI当文员,只是想离父亲的过往近一点。我发誓的为联调局服务,为国家效忠,在生死抉择面前我恐怕一丁点也做不到。因为我太害怕再次失去。”

    他的小女友认真地转过头看他,慑人的目光幽幽刺到他的心里去。

 

    ——朦胧中他的思绪回到了那一天,他的视线中重现她在屏幕荧光下那张沉静的侧脸。那时候他只是缓缓地、用力地搂过她,让她呼吸着他脖颈间温润安全的味道。

    真遗憾当时的他真正想要告诉她的,现在都已经无法说出口了。

    他想说他自年少时期便默默生根的英雄梦想。

    他想说他这个男人的梦想,要的不是他人居高临下的尊敬,而是真真正正扛枪走上战场,走最平凡的道路,选择最平凡也最崇高的因公殉职作为终结点的机会。不是为了保护谁,不是为了弥补谁,也不是为了施舍谁,只是为了他选择的这条道路。

    他想说英雄电影中的情怀是真的。

    只是啊那情怀,从此便只妥帖收藏于总部那面纪念墙上,在他那黑底烫金的姓与名之中。

 

    ==第一篇完==

评论
热度 ( 2 )

© 西蓝蓝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