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蓝蓝蓝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步一步往前爬。
很偶尔发发牢骚,48小时内会删。
喜欢的都会看,喜欢的都可能写。
杂食。

【TVD同人】Golden Cage, Chap.2 (中长篇,剧情向,主CP:Kalijah)

〖Chap.2 第二章〗Collage Recollection

 

    聚集在后方的女巫们都在窃窃私语,似乎都对新发现的二重身神奇功效感到惊叹。而站成一圈的主要几人却表情各异,沉默得可怕。

    最终是Hayley稍显烦躁的声音打破了沉寂:“二重身,对吗?好吧幸运的是,在我过去那短暂而乱七八糟的生命中,我碰巧认识过两个二重身。然而不幸的是,那两人我一个都不想招惹——Elena Gilbert?不。Katherine Pierce?绝对不。”说着她又翻了一个白眼。

    如果不是在Hayley话音未落时Elijah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样猛地抬头,一直盯着他的Agnes几乎要以为他置身事外地睡着了。但是他显然没有睡着,而是抬头转向女巫,确认性地发问:“二重身的血,意思是二重身身上的每一滴鲜血吗?”

    看起来波澜不惊的样子。

    “是的。”

    “这个二重身会死。”他的声调硬了半分,冷了半度。

    “显然是。大自然向巫师索要恒久古老却仍然鲜活滚烫的血液与生命,大自然将它的力量借给巫师。环环相扣礼尚往来,这是二重身献祭的精髓。”

    Agnes毫无悲悯地评论完后,Elijah勾唇浅笑,风度翩翩的外表下,危险的气息如同蛇吐信子一样悠哉游哉地露出了一丝:“Sophie刚才说的是,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人类二重身?”他强调了人类二字。

    看到Agnes的认可,Haylay嘲讽地嗤笑一声:“更不幸的是,上一次我看到的Elena和Katherine都是吸血鬼。”

    “不不不……等等,”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一旁冥思的Sophie突然开口,言语中透着不敢置信,“等等等等,我刚才施法感受到了,的确、的确有一个人类二重身——Patrova 二重身——还存活于世。她现在在……嗯,在神秘瀑布镇。”

    “这不可能。”Hayley Marshall脱口而出。

    “看起来Elena已经服用了解药。”稍加思索,Elijah露出了然的表情。

 

    在认定始祖们短时间内不会回到神秘瀑布镇后,Katherine决定暂时在Mikaelson大宅中住下来。

    厨房里有至少能养活她一个星期的食物,Rebekah的衣橱里有不少出自优秀设计师之手的服装——比三个月来Katherine唯一能穿的超市货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书桌抽屉里有大概是Klaus懒得拿走的几沓钞票。她满意地对自己点头。

    站在Elijah的房门外看了几眼,Katherine吸了吸鼻子还是选择了睡在Rebekah的房间,希望那个金发始祖回头千万不要因此杀了她——她偷偷住在这儿的事,Rebekah最好连知道都不要知道。

    她将自己扔进这间欧式复古装修的房间里柔软的大床上,一手疲惫地罩在眼睛前,一手揉着浑身上下各处擦伤撞伤。她想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变回人类的感觉糟透了。

 

    “看来我们还是得找到Elena。”

    “不,Hayley,我们不能让Elena去死。”Elijah自是不作多想,“Sophie,请告诉我们你可以找到另外的办法。”

    “……我不这么想。近在眼前的二重身,我不认为还会有比这更好的,保住Hayley和这个孩子的机会。”Sophie迟疑地答道。

    “Elena是个好女孩,我欣赏她。我不会让她送死。”

    “那正好,我并不了解她,也不欣赏她。还有,这是我自己的命,Elijah,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放弃我,还有我的孩子。”感觉到身边这位始终彬彬有礼的始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优先保护Elena,Hayley的语气生硬起来。

    “我理解你身为母亲,为自己和为孩子考虑时的焦急,Hayley。但是Elena是与我交心的好友,”Elijah转向她,眼神温润又严厉,“或者哪怕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二重身女孩,我也不会轻易夺取她的性命,将她放上祭坛,让她被随意献祭。同时我也不会放弃你和这个孩子的生命,我们还有足足数月的时间,这些年来我认识过不少强大的巫师和术士,请给我时间找到一个两全的方法。”说着又将征询的眼神投向女巫们。

    “切,我不知道除了新奥尔良,还有哪里能找到更强大的或者更多的巫师。”

    作为Sophie这边的女巫,Agnes自然希望事情早解决早安心,她反感Elijah拒绝唾手可得的Patrova二重身Elena Gilbert而坚持要寻找新办法的态度,也自有身为新奥尔良女巫族一员的骄傲。

    “哦是的,我认为你不应该忘记,我才是在这个世界上行走了一千年的那个。”Elijah Mikaelson答道。他上身后仰,在胸前竖起两只食指,说话间悠悠然笑了起来,眼中却没有温度,只闪现出一种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的精光。

    然后他转向身旁的孕妇,并不在意Agnes被镇住了的模样:“Hayley?”

    想到距离孩子出生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Hayley的态度也只能软化下来,只是依然没有完全顺从。她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微微叹息着说道:“好吧。我给你时间,你给我空间。我现在去做伤害Elena的事情也必定是做无用功,所以我不会动她。但是我要做我自己的观察和调查,这些你们都不能干涉。我希望过后你对Klaus,也是这么交代。”

    说罢,这位怀胎三月的棕发女人先行走出了墓地。

 

    Elijah进门的时候,Klaus刚刚挂断电话正从面对大门的楼梯上快步走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表情显然是怒极:“噢!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真可惜你错过了刚才我与那个意大利傻瓜通话的精彩片刻——想想吧,连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定制睡床都三番两次做不好,这是有多混账?”

    “你为什么要去意大利定床?新奥尔良的家具商不合你胃口吗?”Elijah实在很好奇。

    Klaus走进客厅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他的哥哥:“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状况,Elijah。显然的,我正在精心准备与我们的小妹妹重修旧好,也就是说在她答应回到新奥尔良后,我正在听从你的话争取成为‘大哥哥Elijah的重建和谐大家庭计划’中的积极分子。第一步就是按Rebekah的喜好来重新布置这个家,尤其是她的房间和她的床。”他给自己灌下一口酒,眉毛和嘴角都在玻璃杯后面高高地挑起。

    “是这样吗?”

    Elijah知道通过被他强迫的日常Klaus-Rebekah视频通话,他的弟弟妹妹自互相抢解药起就无比紧张的兄妹关系已经逐渐缓和,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Klaus会兴冲冲地亲自给Rebekah定床铺,甚至大张旗鼓地要重修房子。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热情……

    “别这么惊讶,哥哥。Rebekah告诉我她最近喜欢米白色,我还从她的Facebook上了解到她向往欧洲皇室风格的居室,对了,床当然要King-size的。”

    “Rebekah用Facebook?”Elijah慢慢将酒杯放回矮桌。如果说他有在努力装作没被惊吓,那么他失败了,“看起来你也用?”

    “噢~别犯傻,那可是21世纪最无聊的发明。它唯一的作用就是满足了小孩子们的暴露癖——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和跟不同对象的亲密照片传到网上,比如这个暑假我们的小妹妹就上传了不少和那个四分卫的旅行照,然后有事没事转发一堆蠢到家的诸如‘一生一定要去的十大世界最美教堂’和‘我喜欢这样装修我的家’这样的内容。”说着Klaus又给自己倒了半杯,“我唯一做的就是偶尔,那个词怎么说来着,视奸一下Rebekah的主页。”

    “21世纪最无聊的发明……听起来很有聊,”Elijah颇有兴趣地点点头然后将双手插进西裤袋中向窗边走去,语带笑意“毕竟它可是帮助修补了我们家破碎的亲情。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看来你控制的手下是买不到Bekah要的大床了。”

    “我正要去意大利。有兴趣一起去久违地度一次假吗,哥哥?”Klaus低头查看手机上的航班信息,盘算着可以控制哪一趟航班的机组让他直接登机。

    Elijah回头看向Klaus,皱起的眉间更多的是一种打量和惊奇。他张了张嘴,又向前一步才开口:“虽然最近没什么大事但我仍需要留下来处理这边的各种事务。还有,在你走之前,关于Hayley和你的孩子,我有事要通知你。”

 

    门铃响起的时候,Katherine正在试图用力抽腰带绑紧刚刚换上的皮裤——Rebekah的身材什么都好,就是腰比她粗了一截,Katherine不无得意地抱怨着。

    “Katherine!你呆在Mikaelson家里究竟是要干什么?”大门刚一打开,这位金发芭比就高声飚着她的娃娃音席卷而入。

    被质问的人翻着白眼整理着腰带给Caroline Forbes让出一条路来:“避难。你以为呢?”

    Caroline猛地转身面向Katherine,金色卷发利落地甩出一道弧线。她耸起肩膀,瞪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问道:“我不明白。你逗留在神秘瀑布镇——这个Damon意图带着Elena追捕和折磨你,Stefan也不愿帮助你,你的所有敌人随时可能找到你的地方,别忘了你在短信中告诉我的你最近几天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窥视你——还堂而皇之地住进了追杀你500年的大坏狼Klaus的家里,穿着极度鄙视你的Rebekah的衣服,大概还花着传说中那位优雅帅气的西装始祖Elijah的钱。你告诉我你在避难?然后你还把我叫到这里来,妄图把我卷进你的烂摊子里?我告诉你,Katherine,你也许变成了人类而我也许怜悯你,但这不代表我不会一怒之下把你掐死!顺带一提,我还有一个宿舍要布置。”她夸张地不断挥动双手。

    “噢~好久不见,Caroline,你的话还是那么多。”Katherine倚靠在沙发背上,慵懒地用手卷着发梢,“首先,Stefan不是不愿帮助我,他是失踪了——我猜他一定正带着情伤环游世界。其次,整整一个暑假的短信传情,还不足以让你情愿抽出一点时间来陪我玩玩儿吗?我很受伤。”

    “别对我抛媚眼,Katherine。”

    说着这位金发吸血鬼便气冲冲地从裤袋中拔出手机,打开短信界面飞速地向上翻着。

    “‘Caroline,我需要你的帮助。我变回人类了,你必须得收容我!’‘不要告诉Damon。’‘你不帮助我你会后悔的,Caroline。’这些就是你所谓的,我和你的短、信、传、情吗,Katherine?!”

    “可是后来你至少帮我向Damon隐瞒了呀。”Katherine眼睛忽闪忽闪,又把玩起了手指甲。

    Caroline无奈地对天花板翻起了白眼:“……没错,我还成为了你最好的倾听者。能够容忍你每天都会发来的几千条抱怨和求助短信,连我自己也感到很惊讶。”

    “这就导致,你和我,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Katherine邪魅地笑了起来,她向Caroline走去,昂贵的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回响,“承认吧,当Elena和Damon知道了你一直在私下和我联络,你是不会想要面对Elena的质问的,你更不会想要面对自己的内心——你变得自私了,你不想再当小Elena和那群保护她的人身边某个无足轻重又对他们听之任之的角色,你憧憬做自己想做的事,交往自己想交往的人,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你接受,甚至享受暗中跟我保持联系的原因。”

    “我不自私!好吗?而且Elena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背叛她!”这位年轻的吸血鬼甩开Katherine在她胸前比划的手指,愤怒地喊道。

    “时间会改变你的。现在,是时候将你的宿舍装修放在一边,让你和我一起去商场逛一逛了。我也许会给某位金发始祖妹的穿衣品味点赞,但我绝对不喜欢她的腰围。”



==第二章完==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西蓝蓝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