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蓝蓝蓝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步一步往前爬。
很偶尔发发牢骚,48小时内会删。
喜欢的都会看,喜欢的都可能写。
杂食。

【赤井秀一】小时候打针怕痛的脑洞。(领妹、秀一、世良)

    “刚刚给你订的那辆Harley Davidson,我要去撤单了。”

    “诶、诶——?大哥你等等?!你明明答应我了!”世良真纯震惊的嗓音从电脑那段传来,和着轻微的电磁声。

    赤井秀一很气恼,气恼到用手中圆珠笔的末端敲打脑袋,所幸他还是成功做到了温柔地切断视频。

    ——他当真不是很喜欢刚刚自家妹妹发来给他看的那个录像。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那个年代还没有综合多种疗效于一体的针剂和点滴,孩子发烧严重的话,需要连打几针是常有的事。所以当Dr. Campbell温柔的笑脸和安抚的眼神无比凑近他的脸蛋时,四岁的赤井秀一感到有些不适。

    ——喜欢坑蒙拐骗地扒下小朋友的裤子的大人们最讨厌了!

    ——举着针筒的大人们最讨厌了!

    玛丽把秀一抱上打针台,搓了搓他柔软的背部让他安分些,然后帮着Dr. Campbell把秀一的天蓝色外裤和白色小内裤褪至膝盖。小孩的格外香软弹性的肌肤暴露在了诊室里那盏一旦直视就会觉得太过刺眼的照明灯之下。

    Dr. Campbell开始给即将下针的部位消毒了。冰凉凉的酒精棉球好像搅合了冷空调的劲风,落在小秀一的皮肤上时甚至让他颤抖了一下。

    他皱着眉闭上了眼睛,眉间却紧张地跳动。

    赤井秀一,即使是现在在终日高强度的陆战队新兵训练中也属于万里挑一的人才。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狙击手,一个在格斗术训练中用截拳道干翻过一个排的异类,一个没有同辈敢视其为新兵的新兵,有过一段怕疼怕苦怕医生的童年。

    玛丽用右手随意翻着刚才Dr. Campbell在儿子的病历记录上写下的内容,用两根手指压制着儿子的后脖颈的左手还是不免感受到了指尖之下这孩子身体的颤抖。

    她回头看向秀一。秀一趴着,两条细小白嫩的手臂端正地叠在一起垫着自己的下巴,眉间的颤动暴露了他的忐忑。

    玛丽皱了皱眉,儿子这模样让她的眼角有些抽搐。她在秀一的脖颈上挠了几下,”What’s your problem?”

    口罩后面的Dr. Campbell笑了起来:“没关系,他只是紧张。小孩子嘛。”


    第一针。没有关系。小秀一咬了咬牙关,努力用上身的紧绷化解屁股上的肿胀感。但他渐渐觉得有点坚持不住了,针剂一直在推进,简直在僵化小孩柔软的身体。

    第二针。针头戳进去的时候小秀一终于忍不住闷哼出声,哼声却被对他来说更加不可理喻的痛感硬生生地截断了。他开始断断续续地支吾喊痛。

    玛丽的左手上下抚摸着秀一嫩嫩的颈部和一头卷毛,语气有着和动作相反的冷淡和无语:“放轻松啊,小秀。”

    Dr. Campbell再一次笑出声:“还剩两针哦,甜心。这卷录像多年以后再给小秀一看想必会很精彩呢,赤井夫人。”

    第三针。秀一的泪眼困惑地看向玛丽,当他看到玛丽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举着家庭用录像机时,他的自尊让他瞬间尖声叫着哭了出来,”Mom!!! Stop it!!”

    妈咪的半月眼和挂着戏谑的嘴角让他哭叫得更加厉害。

    好讨厌!好丢脸!

    等回到家后一定要把这个录像搞坏——要是让爸爸看到就更丢脸了,要是让Jack、Bruce或Tony中的任何一人看到,那他只能去把他们打一顿以求封口了。

    他可生气了。

    不过吃完Dr. Campbell送的糖果后他不可避免地忘记了这件事。

    离开诊所时,小秀一不忘回过头挂着嘴角说:“我刚刚才没有紧张呢,Ms. Campbell.”


    这录像被保留了二十年,落到了小自己十岁的妹妹手中,真是祸根啊。

    “所以,秀哥的童年……竟然如此不可描述啊……”

    视频那端的真纯哧哧笑着。

    要不是真纯的坚持,这次的视频通话就不该存在的。

    赤井秀一感觉自己的脑袋后面只剩黑线,黑线,以及黑线。

    “刚刚给你订的那辆Harley Davidson,我要去撤单了。”


    据说,因为大哥说她期待已久的Harley Davidson已经被他撤单的事情,世良真纯哀嚎了有一周之久。

    当然,在东京的圣诞节清晨、美国东部的平安夜晚上,赤井秀一还是接到了妹妹尖叫着打来的——喊叫着“老哥我爱你!!!!”的——跨洋电话。


评论 ( 4 )
热度 ( 13 )
  1. loreheintz西蓝蓝蓝 转载了此文字

© 西蓝蓝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