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蓝蓝蓝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步一步往前爬。
很偶尔发发牢骚,48小时内会删。
喜欢的都会看,喜欢的都可能写。
杂食。

【名柯同人】十七年蝉 —— 02(人物:斯泰林夫妇与詹姆斯夫妇)

写到Shannon Ryder出场了,是不是终于可以开始写番外了(偷笑

这个名字梗番外再说吧……暗自期待已久的番外(kyaaaa

两岁不到的朱蒂在这里只是个打酱油的,在整篇文里都会是个打酱油的(嗯
——————————————————————

02

    苏珊年轻的时候就曾在迈阿密一座市里图书馆的咖啡厅工作。与詹姆斯完婚后,她应聘到了华盛顿国会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一职。

    和格蕾斯有些类似,苏珊也是个离不开书籍的人。一来二去,她便习惯了总在周日和周一——她的休息日——甚至是工作日的晚上造访斯泰林家,与斯泰林太太相谈甚欢。格蕾斯早就辞退了家里的保姆,因为她觉得保姆终日使用吸尘器的噪音令人烦不胜烦。

    苏珊倒是乐于去和格蕾斯一起照顾小朱蒂,顺便帮那座大宅料理一些事务。

    足足三年,这个地方仿佛也变成了她的乐园。


    格蕾斯是在1987年的春末来临之际怀孕的,在周期蝉来临的时候。

    开始的时候,马克很是担心格蕾斯的身体状况,甚至一度想要放弃这个孩子——他本就做好了不孕育子嗣的准备。

    如同当时那场十七年蝉的回归盛会,格蕾斯对其总是忐忑地期待着,而马克心中始终悸悸。

    “没关系的。我可以不吃药,等到它出生啊。医生说了。医生说,只要小心就可以的。”格蕾斯轻声说着,嘴角的笑弧微弱到难以让人察觉。

    “我也想要,保护它啊。马克。”

    知道孩子性别后格蕾斯便给她想好了名字。

    她细心将苏珊给她借来的婴儿名字大全读了良久,最后挑出了她认为最合适的,在马克下班回家后捧着厚厚的词典把他拉进书房,像捧着难得的宝物一般。这个喜爱英国文学的女子扶着肚子,用她恬静的音色甜蜜地、小心翼翼地读着。

    “你的宝宝会真诚慈善、勇敢顽强、充满激情、思维独特、有独创力又遵守秩序。培养她独立自主的性格更能发掘她的潜能,她甚至能在某项事业中领导风向。”

    “Jodie——这是Jodie的意思。怎么样?”


    朱蒂出生后不久,格蕾斯还是因为精神状况恶化的原因住进了疗养医院。

    其实并非意料之外——这也是当初令马克犹豫的因素之一。

    少年时期父母亡故,对生活与生计都不够理解的富家小姐沦为落魄孤儿的遭遇始终像砖瓦块一样沉重地压制着格蕾斯脆弱苍白的身躯。这些砖瓦块从这个女人的头顶上连年落下,伤疤不揭不会剧痛,沉重的窒息感却历久弥新。

    有些疼痛是生活里的衣食无忧和丈夫的体贴怜惜也不能完全化解的。

    在疗养医院里的一年中,格蕾斯并没有和新生女儿疏于联系,这一切还是要感谢苏珊——苏珊时不时就会叫当时斯泰林家的保姆收拾东西抱上朱蒂,由她驾车来往于家和疗养院之间。

    平日里,格蕾斯还是那个安静平淡的性格。

    将朱蒂抱在怀中时,她会回忆经典电影里那些好妈妈的样子,认真地对她笑,用力地作出好听的语调对她说话。

    “我也想保护小朱蒂啊。”

    “为了她,也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想要和她,和马克一起,快乐安心地生活。”

    苏珊眼里含着热泪,笑着应和着格蕾斯认真的眼神和话语,将手温柔地覆上雪白被褥下这个女子孱弱的膝盖。


    近一年来,不止是追查那日本组织的步伐变得紧张,破获艾普西隆的进程也变得越来越急迫。艾普西隆是八十年代初起源自亚利桑那州的一个新晋黑帮势力。说是起源自八十年代,其实该势力头目的生父是墨西哥地上黑帮链条的重要人物,只是这儿子年轻气盛,甩了父亲跑来美国南部做黑道生意罢了。

    追捕到了收尾阶段,马克带领的行动二队却发现对方头目比他们想象的更加枝叶繁茂。纵使他们的人手已经被消灭不少,资金链也断了大半,那小部分的势力核心却向死而生一般举家向着东北部迁徙而来,也不知是想撑个苟延残喘同归于尽,还是真有尚未向美国执法部门亮出的足以让他们起死回生的强大底牌。

    尽管如此,1991年初似乎是个好的开端。想到家中妻女,马克看着窗外气色更盛的美国丽人玫瑰(1)如此对自己说道。

    朱蒂快两岁了,爱笑爱闹。格蕾斯难得在国立图书馆结交了一位朋友——Shannon Ryder。

    这位香农.瑞德女士无疑是个有着完美文学品味的典型美国丽人,她与格蕾斯在英国文学方面似乎总有交流不完的内容。

    “虽然这样好像会落入俗套,但《情人的委屈》确实是我最喜欢的莎翁之作(2)。”格蕾斯端着陶瓷茶具,轻声叙道。

    “相比诗歌,斯泰林太太,我还是更喜欢莎翁的历史剧作品。比如……《亨利四世》(3),你觉得如何呢?”

    瑞德小姐拢拢耳后红棕色的大波浪卷发,朝着沙发对面那位娴静到潭水不起波澜一般的年轻妇人勾起了红唇。


——————————————————————


(1) 美国丽人玫瑰:译自Rosa ‘American Beauty’,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official flower,深粉色。

(2) 《情人的委屈》:译自A Lover’s Complaint,是原版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发行时被作为附录的一首叙事诗(它并不是十四行- -)我也不知道这部作品的官方翻译应该是“情人的委屈”还是“爱人的抱怨”还是什么,似乎没有官方翻译……

(3) 《亨利四世》:译自Henry IV,是莎士比亚的一部历史剧作品,分第一部和第二部。在这里作为香农.瑞德女士自称最喜爱的莎翁作品。


评论
热度 ( 8 )

© 西蓝蓝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