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蓝蓝蓝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步一步往前爬。
很偶尔发发牢骚,48小时内会删。
喜欢的都会看,喜欢的都可能写。
杂食。

【名柯同人】十七年蝉 —— 03(人物:斯泰林夫妇与詹姆斯夫妇)

{03}

  “你听说了吗,那个水牛比尔的事情(1)。”

  “啊,那个正被BSU通缉的杀人魔(2),”肥胖的探员一边大口啃着三明治一边故弄玄虚,“听说他吃人。”

  “得了吧,那是谣言。”秃头的探员放下手中装咖啡的一次性杯,似乎对无谓的传言毫无兴趣。

  “你相信吗?那个疯子连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的千金都绑架了,结果杰克.克劳福还真就派了他手下的一个实习探员去查这个大案。”

  “呵,匡提科的人嘛。”有人不以为意地挑眉。

  “我是说,嘿,克劳福那混球派去的人都算不上一个正式探员,连出入证都是办的临时的,”身宽体胖的探员果然很八卦,他腾出原本拿着三明治的手来抹了抹鼻尖上的油,夸张地强调着,“是实习探员,实习探员哦!”

  “是实习女探员哦。”

   行动二队会议室里的探员们纷纷停下周一晨会前的闲聊,争先恐后地冲着说出这句话的高个子探员爆出一阵放肆到听起来有些古怪的笑声。

  “你成为正式探员后的第一个行动也把你吓尿裤子了,没错吧,巴迪?”马克.斯泰林单手抓着厚重的资料簿走进会议室,边坐进房间尽头的靠椅边似笑非笑地朝那高个子探员开口,“好了,周一早上,都清醒点!关于艾普西隆的作战讨论,我们开始了。”

   詹姆斯在座位上挺直了身体,用大拇指将圆珠笔的笔头连按几下,咔嗒咔嗒的声音鞭策着他投入新一周的战斗。


   「忽见一面容愁苦的姑娘,

      她撕扯纸片,砸碎戒指,

      恨不能让愁云凄雨把世界摧毁(3)。」


  “果然是好诗。”

   香农.瑞德抿了抿红唇,将更多的称赞吞咽在格蕾斯端上来的精致糕点之中。

  “对吧,香农小姐也这么想吧?”格蕾斯把旧版十四行诗的诗集小心地合起来,小跑步到占满了一整面墙的书架边将它放回原位。

  “我想了好久……《情女怨》虽说是描写哀怨的女子,但是它的气势实在是很足。”

  “我跟朋友也说过,可是她嫌我读的作品太压抑了。”

   格蕾斯轻笑着,顺着香农的视线看去,发觉她在打量客厅沙发背后的书架,便解释着:“客厅里基本上都是我的书,马克说客厅比书房宽敞,我坐在这里弹琴读书会心情好。”

  “那么斯泰林先生是在书房……?”香农扭头重新看向格雷斯。

  “没错,他一般是在书房工作的,”格雷斯笑着应答,“不过我出院后,他经常和我还有朱蒂一起待在客厅。”

  “出院后,没什么问题吧?有什么需要的吗?”香农思索着,似乎在考虑问这个问题的合适度。

   格蕾斯笑得清浅而从容:“没什么问题,一切都好。我可是努力康复了哦,除了要服药和定期看医生,一切都好。啊!看这时间朱蒂该醒了,我去照顾她……一起去吗?”

   香农.瑞德望向嘴边茶杯的眼神被她低垂的发丝挡着,她不疾不徐地喝了一口杯中的英式伯爵后,才抬起头微微笑了:“一起吧,去看看你漂亮可爱的小女儿。说起来,来你家好几次了,我都还没有参观过呢。我对你家的书房很好奇呢,格蕾斯。”


   国立图书馆内,苏珊帮一大早就从郊区搭公交车过来的老人登记完借阅书籍,重重地靠在椅背上长舒了一口气。午休了。

   她想起早晨詹姆斯出门上班前说的话。

   詹姆斯所在的行动二队最近在追查的组织似乎是从墨西哥去到南部的,好像叫做……艾普西隆。

   苏珊不禁对这种以希腊字母命名的跨国黑帮势力摇头苦笑。天知道在她读大学的时候,有多少兄弟会和姐妹会就是这样以希腊文字组合命名的,真是颇有一种年轻人故作成熟的感觉。

   她察觉得到詹姆斯最近的疲惫。本是即将被倾覆的黑势力,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多出来一大批新人手,并且不再满足于南部小城的小本走私,连人脉带毒品枪支武器,把生意逐步迁往首都重地华盛顿。这样一来事件就更为棘手了,还要同时加紧调查日本的黑衣组织。

  “你也要小心,毕竟艾普西隆是往华盛顿来了。之前他们在亚利桑那伤及的平民可不在少数。我去上班了。爱你。”

   今晚给詹姆斯熬玉米浓汤吧。苏珊担心地想着。

   又有读者走了进来。

   一副书生打扮的拉美裔年轻小哥腼腆地向苏珊微笑致意,她礼节性地用手遮盖住办公桌前的餐盒,点头目送他稳步走进图书馆的电梯。


  “今年最好的事,除了出院,就是认识香农小姐你了。”格蕾斯轻轻扶起刚刚结束午睡的三岁女儿(4),抬头轻声说道。

   香农在婴儿房中悠闲地转了一圈,最终停在婴儿车旁用细长的手指拨弄悬挂着的粉色小马,卷曲的棕红色发丝垂在耳际。她侧头看向格蕾斯,嘴角勾起优雅的弧度。

  “是啊……是最好的事。”

—————————————————————


(1) 水牛比尔:Buffalo Bill。文中指代的并不是历史上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犯案的真实连环杀手,而是1991年电影《沉默的羔羊》中的水牛比尔,默认和这一章的时间线吻合。他绑架杀害身体肥胖巨大的年轻女孩,以她们的人皮做衣,满足私欲。

(2) BSU:Behavioral Science Unit,行为科学单元。这个unit现在好像没有了。感觉BAU是它的替代?这个资料我查不全。总之BSU在文中的设定是调查美国国内的紧急案件、重大案件时出动的分析部门。

(3) 原文:Ere long espied a fickle maid full pale/Tearing of papers, breaking rings a-twain/Storming her world with sorrow’s wind and rain. 虽说用了其他人的翻译,但是我有自作主张做自认为更合适的修改。这句诗跟格蕾斯的状态也有些许相似,所以用在这里。

(4) 原谅我算术不好,上一章说的1991年初朱蒂快两岁,其实应该是快三岁ˊ_>ˋ那么再加上格蕾斯跟香农目前为止相识的几个月,这一章里朱蒂是三岁多一点。这一章难得没有时间跳跃,全部在1991年。

(5) 之前一直没用说三位原创人物的起名。Mark Starling,取自现任副局长Mark Giuliano,因为詹姆斯正好和现任局长James Comey同名,不过在这篇文中他们的职业辈份反过来了。Susan Black,是我觉得詹姆斯要是有老婆,那她就应该叫Susan……Grace Starling,Grace这个名字比较符合她本人的气质和出身。 



评论
热度 ( 6 )

© 西蓝蓝蓝 | Powered by LOFTER